d=gtiinuht
当前位置:主页 > d=gtiinuht >
立志成为“空中交警” 铿锵玫瑰已悄然盛开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5-31 10:09

  手中的按钮按下后,通过麦克风发出的指令才会发送给飞行员。(5月7日摄)

  “CQN2315,宁波塔台,继续13号盲降进近,修正海压1013……CQN2315,地面静风,跑道13,可以落地。”5月21日,位于宁波栎社国际机场的空管站塔台里,见习管制员沙琼英语气平静地通过麦克风向飞行员发布着指令,青春的脸庞沉稳的神色,使得她看起来有着与年龄不相匹配的成熟。作为沙琼英的指导老师,资深管制员魏中化则在一旁监听着沙琼英发出的每一道指令,偶尔做出一些指导。

  华东空管局宁波空中交通管理站有着58位管制员,其中有6位女管制员,她们用女性特有的细心,为起降航班保驾护航,成为空管员里的“铿锵玫瑰”。

  “一说我在机场工作,不少亲友认为我是空姐,或者认为我是售票员或其他地勤人员,没有几个人了解我们空管员的工作。”长相靓丽的沙琼英笑着说道。

  今年24岁的沙琼英毕业于杭州师范大学韩语系,毕业前在校招网上看到空管站招聘信息,自己从小喜欢航空,这让她觉得这是圆自己航空梦的机会。经过层层筛选后沙琼英被录取,经过一年的培训后,沙琼英走上见习管制员岗位。

  想要成为一名管制员,严苛的身体素质是必备条件,体检要求仅次于飞行员,身体上不能有太长的疤痕,英语口语能力要好,心理素质要好,能够抗高压。

  2018年,宁波栎社国际机场客流量突破千万大关,空管站负责181905架次的航班起降,今年旅客预计会达到1200万人次,航班密集度节节攀升,作为“空中交警”,管制员要指挥着繁忙的空域交通,他们手里掌握的不仅仅是飞机,更重要的是要对生命负责,其背负的责任巨大。

  作为飞行员背后的眼睛,塔台管制员注意力要长时间的集中。飞机起降的时间十分短暂,且起降时风险最大,有着“黑色十分钟”之说。尤其在航班密集期,留给管制员思考的时间非常短,要及时对复杂情况作出判断、发出正确指令,不允许出现一丁点错误,这也让管制员精神高度紧张,担负着极大的压力。由于大脑需要高速运转,因此每位管制员每值班两小时,就必须离开塔台休息半小时。

  作为机场里的“隐形人”,管制员默默地为航班的安全起降、旅客的平安出行作出自己的努力。现代金报记者张培坚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