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100位贵州结对学子写信给宁波爸妈-新闻中心-中国宁波网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10-28 14:23

  “我不能埋怨命运给我的太少,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也不能埋怨生活有太多的曲折、不幸和坎坷,这是要我再提高生存技能。我不会向苦难低头,虽然不能改变我的出生,但我能改变我的人生!”这几天,市红十字会收到了30多封来自贵州黔西南州学生的信件。

  去年全国扶贫日,市红十字会与黔西南州红十字会、宁波都市报系联合发起“博爱甬城·助您‘黔’程”百名贫困学子结对助学活动,共募集助学款19.6万元。

  一年过去了,孩子们还好吗?国庆节前夕,两地红十字会发起了“我给爱心人士写封信”的活动,受助学子纷纷以书信的形式向牵挂他们的爱心人士报告了近况。孩子们工工整整写下的肺腑之言,也道出了与捐助者之间更深的缘分。

  收到来信继续助学2万余元

  市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至今还记得去年10月17日办公室里的场景,早上刚到办公室,两部咨询电话就此起彼伏,一直没停过。半天就接到了30多人次的咨询,不少热心市民打进电话都感叹,结对学生必须“拼手速”。支付稍慢一步,就出现了受助孩子瞬间被“秒捐”的情况。

  短短30小时,充满大爱精神的宁波人将100个名额一“抢”而空,共募集助学款19.6万元。市红十字会在第一时间通过黔西南州红十字会将助学款全部发放到结对孩子手中,帮助解决了100户黔西南州建档立卡户、特困户孩子安心上学问题。

  自发起“我给爱心人士写封信”活动以来,好消息接踵而至。小学三年级的41号学生用稚嫩的笔写下了“我成绩不是很好,但我会努力学习的”;57号学子向爱心人士报来了喜讯,去年中考以全州前50名的好成绩被兴义第八中学录取;正在读护理专业的82号受助学子是个孤儿,她向爱心人士王先生诉说“一个人的户口本”让她备感孤单,最害怕过“父亲节和母亲节”,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在贵州民族大学就读的85号同学在信中提到了一次剧本课,老师问“努力奋斗想成为怎样的人”,她答:“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就如现在的你们一样,做一个慈善者……

  目前,市红十字会已经把收到的信件陆续转寄给了结对的爱心人士。截至17日,已收到8位爱心人士助学款计2万余元。在这过程中,也深挖出藏在助学背后更感人的故事。

  “爸爸”是方向是榜样

  昨天中午12点,四川农业大学会计专业大二学生李莹(化名)下了课,心里记挂着写给韩叔叔的信是否收到。这是她第二次给叔叔写信,父亲早年病故,在她心里,韩叔叔是爸爸般的存在,温柔,有安全感,正义。

  去年10月,李莹母亲到乡政府领取了韩叔叔助学的3000元。懂事的李莹让母亲自留1000元,给生病的姑妈1000元。怕孩子在学校里吃不饱穿不暖,妈妈又把自己的1000元留给了李莹。但这笔钱,至今还躺在李莹的银行账户里。

  “我妈妈不容易,现在打零工一个月工资只有2000元,还要供弟弟念书。”李莹告诉记者,家里再穷,都坚持让孩子上学。她至今记得父亲的遗言:一定要好好念书!

  李莹的学费是通过助学贷款申请下来的,另一方面,弟弟在兴义八中念高三,成绩很不错,明年上了大学又是一笔开销,家庭的重担全压在了瘦弱的母亲身上。今年6月,母亲急性胆囊炎发作,痛得满地打滚。医生建议手术,考虑到费用,母亲选择吃药保守治疗。

  现在,李莹每周六给小学生补课,周日到肯德基打工,基本解决了自己的生活费。“3000元是妈妈一个多月的工资,也是我四个月的零用钱。这笔捐款的作用太大了。”

  李莹在信中对韩叔叔说,以前的她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而现在,能更加脚踏实地地向前迈着步伐。“感激之情难以言喻,相信终有一天,我会跟上您的脚步。”她说,对韩叔叔不仅仅是感激,更是把他当作引导人生的方向。

  巧的是,就在八年前,韩叔叔结对的册亨布依族女孩也叫李莹。布依族女孩考上了贵州大学,毕业后又考上了政府机关,结婚生子,生活得幸福美满。

  韩叔叔说,他深知农村女孩要深造是很不容易的。高中毕业后参军的他对大学生活很是向往,参加工作后他继续深造,完成了在职本科、研究生学业。

  他在给李莹的回信中这样写道:“出身决定自己的圆心,但信念更能规划人生的圆周。困难是暂时的,总有一片新的天地在前方等你。”

  牵挂孩子飞到贵州看望

  去年冬天,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周末,俞老师从宁波飞到黔西南州兴义市,再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达了一间水泥房前。刺眼的红砖裸露在外墙表面,建到一半的二层楼房已停工多年。

  听到动静,屋里出来了一名小个子女孩,穿着一件卫衣,扎着小辫,圆圆的脸蛋丹凤眼,干干净净,怯生生地望着俞老师,嘴角生挤出一句“阿姨好”。

  眼前的女孩叫小木,几个月前,俞老师在朋友圈“认识”了她。去年10月17日,俞老师看到朋友转发的助学信息,她仔细地将每个孩子的情况都看了一遍,小木的个人情况让她难受极了。

  正在上初二的她是一名孤儿,父母、爷爷奶奶和家中最小的弟弟在三年之内先后离世,姐姐辍学外出打工,小木与弟弟被舅公领养,她当即结对了这个孩子。平日里天天与孩子打交道,经验丰富的俞老师担心,孩子需要的不仅是钱,更需要有人帮她打开心结。于是,她通过教育系统与小木舅公联系后,和家人、朋友一起,前往看望小木。

  和想象中一样,甚至更差一些,小木家中一贫如洗,一间起居室无处下脚,家中仅有的几件家具也是破损不堪。原本要去孤儿院的三姐妹被舅公拦下了,担心孩子会在外头受苦,舅公四下奔波,办好了繁杂的手续,成为他们的监护人。现在,小木和弟弟在学校寄宿,周末回到舅公家。

  因为条件特殊,学校减免了他们的学杂费。说起这个孩子,老师用“乖巧、懂事”评价,读书也很认真。翻开小木的作业本,字迹工整,卷面整洁。

  或许是家庭变故的打击,抑或是面对陌生人,和俞老师相处的一整天,小木都显得很拘束,话很少,一瓶矿泉水也是没喝过一口,只是捏在手里。得知小木只在很小的时候参加亲戚婚礼去过一次市里,俞老师邀请她和舅公一起到她住的酒店吃了顿自助餐。

  回来的路上,俞老师心里不是滋味。她知道,孩子更需要从生活上、心灵上得到帮助。她也提醒小木老师,要用温和的方式去和孩子沟通。临走前,她告诉小木:“我就是你在远方的另一个妈妈。”

  这学期开学初,小木舅公在微信上传来一个好消息:上学期小木期末考得很好,现在进入了快班,考取好高中很有希望。俞老师表示,只要有能力,她会一直资助孩子上学,希望用自己微薄的力量改变孩子的人生轨迹。

  正如小木在信中写道:在生活中,其实有时候是绝望的。但是,一想到有你们这样的爱心人士在帮助着我。我慢慢地从绝望中,走了出来……

赌场网址 澳门网上投注平台网站 波克棋牌 澳门金沙网站 百家乐网投官网 新澳门葡京平台 境外正规赌博网站 澳门永利网上网站 澳门银河官网游戏 澳门电子网站 澳门银河娱乐场注册 柬埔寨银河国际开户 澳门永利网址 威尼斯人视讯登入 新濠天地注册